【真实故事】被合群毁掉的人,被孤独成就的人。

01,

“琦哥学位证拿到了么?”

“没有呢,下学期跟新大四的一起补考”

“现在干嘛呢?”

“在家待着呢”

这是在毕业一个月,真实发生在我和同班同学之间的对话。

  琦哥,一个朴实又善良的农村少年,高中复读一年,曾经第一学年全院GPA第一,拿下校一等奖学金,国家励志奖学金,各种荣誉拿到手软,在大四毕业一个月的现在,学位证仍然没有拿到手,可能面临着留级的境遇。

  大一的我们不允许带电脑,大家仅靠手机和去网吧进行娱乐,琦哥因为家庭条件不好很少跟我们一起去网吧,总是独自在寝室和图书馆学习看书,但琦哥在心底又极其渴望与同学们打成一片,搞好关系,像兄弟一样,就是这样的想法毁掉了他整个大学生活。

“琦哥,别TM学了,能过就行呗,都大学了还天天学,都学傻了。”

“别学了,琦哥,电脑开开,开把黑。”

“快点的吧,都等着你呢,一会再学。”

这样的对话,从大二开始,每天都在琦哥寝室进行着,就这样琦哥被教会了LOL,学会了抽烟喝酒,学会了搞对象,学会了称兄道弟,放弃了书本,放弃了跟老师做的项目,放弃了奖学金,放弃了美好的大学生活。

  这样浑浑噩噩的度过一段时间,惊讶的发现琦哥已经不怎么去上课,在操场会看到他牵着一个女生的手闲逛,发现琦哥和寝室的人叼着烟在走廊喝酒,他自认为已经和大家打成一片,可是只是他自以为,打成一片的结果是:帮室友取饭,陪室友打游戏,去上课帮答到,室友看到喜欢的妹子他去帮着要微信,渐渐的琦哥从一个憨厚但是看着很阳光的少年,变成了一个黑眼圈极重,一米七几的身高,160+体重的黑胖子,他过上了大学男生的颓废生活,并且深入肺腑。

  这种长时间的颓废生活在身体和意志上已经完全摧毁了他,大三结束他已经临近降级的边缘,挂科是全班最多,而那些他的“兄弟”,通过旁门左道,成绩都还算不错,琦哥变得和他们一样又似乎和他们不一样。

  大四,琦哥“顺理成章”的没有得到实习的机会,因为挂科太多,他需要和低年级的学生一起考试,在寝室就剩下一个人的时候,不知道琦哥是怎么度过的,他重修了好多科,可是还达不到学位证的标准。

  没错,他被延期毕业了,就是这样一个刚进入大学憨憨的,勤奋向上,荣誉拿到手软的人,成了全系唯一一个延期毕业的人,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异类。散伙饭,琦哥是唯一一个没有去的,之后我们两个吃了一顿饭,从下午聊到凌晨。

琦哥说:“后悔了,不知道怎么跟爸妈说没有拿到学位证,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

“早知道就不跟他们玩游戏了,要像大一似的,说不定我都保研了。”

02,

  佳哲,对我大学生活影响最深的人,考研400分,考入武汉大学,他是同学眼中最“不合群”的一个人,承受孤独最多的人,也是取得成就最大的人。

  从大二开始,每天5.30寝室都会被相似的闹铃吵醒,是佳哲,他又去跑步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从大二开始,佳哲像变了个人一样,变成了一个极其自律,将时间划分成分来计算的人,他一个人默默的进行着所有他认为对的事,不在乎周围人的评价,他就那么固执着的做着自己。

5.30起床。

6.-6.30跑步。

6.40-7.20晨读。

7.20-7.50吃早餐,回宿舍整理。

8.上课(去图书馆自习)。

12.吃午饭(看英文电影)。

12.40午睡。

13.30上课。

17.40吃晚饭。

18.图书馆自习。

21.30-22.洗漱。

22.-23.看书,写日记。

23.睡觉。

  这是我从佳哲手机备忘录看到的时间表,每一件事按照分钟去进行,大二到大四考研结束,不管是炎热的夏天,还是寒冷的冬天,他没有一天间断过。

  他取消了无用的社交,放弃了喜欢的游戏,甚至跟在寝室的我们都没有过多的交流,我们不知道大一结束的假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假期结束后回来的他被孤独包围着,而作为室友的我们要做到的是不抱怨并支持他。

  考研结束后,他请整个寝室去吃饭,原来大一结束的那个夏天,他父亲去世了,家里从此只有母亲一个人的收入,就那一个假期他决定了改变自己,他感谢了我们,我们也感谢了他,他的自律或多或少影响了我们对于自己人生的看法。

  佳哲考入了武大,是整个学院考研分数第一的,实至名归,在他被孤独包围的两年多,我们没有过多的交流,但是我们也没有放弃彼此的缘分,时至已毕业,寝室的四人群依旧每天活跃,我们的感情依旧没变。

03,

  现实中,我们往往会看到有些人,盲目追求所谓的“合群”,等到真的融入进去的时候,却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不值得你当初那么费劲心思的融入进去。

  平庸的团体会按照大部分人的价值观来确定,而且莫名奇妙,大家都认为这个价值观是对的。

  任何一个高品质的团体,都需要有彼此契合的价值观,会彼此提出不同的意见,对事物不同的看法,一个人出现错误,大家会及时指出。

  大部分人所处一个团体时,如果和大多数人的价值观不一样,往往还认为自己错了,而非其他所有人都错了。这种观念会影响个人行为,让你想要坚持原本争取的观念变得越来越淡薄。

  如果为了所谓的“合群”,让我们变得屈服,放弃了自己的价值观,变成了自己看不上的人,那么我们就会变成平庸群体的保卫者。

  就像网络上说的:

“低质量的社交,不如高质量的独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