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你的那些日子,是我的好日子

一个最假的真实故事。只是别人都不懂

二姨的故事在我心里藏了许多年。我至今都还记得九岁那年夏天,她牵着我的手去邻居家找篦子,她的手冰凉。



二姨是外婆七个女儿中长得最漂亮的,什么身材高挑、肤若凝脂这类话都不足以形容她的自然和倾城。我相信是因为先有了天妒红颜这种事,后来才有了这个词语。二姨在那个满世界都是土气的年代和乡村里,真真是美得过分,但人们看了也只能一声叹息,因为二姨有先天的心脏病。



因为这个病,二姨从小就被当公主一样养着,闹饥荒和挣工分的年代里,二姨也从没被饿着,更没下地干过活,家里吃的穿的最好的,都是先紧着她。这样一直到二姨长大,村里满手老茧一脸尘的姑娘到了二姨面前就更加黯然了。虽然二姨长得美,但从没有小伙子主动示爱,远近亲邻都知道二姨的情况。



那时候医疗条件差,家里虽然想尽一切办法不让二姨受累,二姨还是隔三岔五地就去住院,有时候未必是心脏病发,感冒发烧对她来说也都是大事。我妈妈比二姨大,二姨那时候住院都是我妈妈这个大姐照顾,所以我妈妈那时候有个外号叫主任,这个主任是医院主任的意思。



有一次二姨又住院,那一年二姨刚刚过了二十岁,她略略好转的时候坐在病床上说笑,这时候康先生从病房外经过(我只记得他名字里有个“康”字,就叫他康先生吧)。康先生听见说笑声,往病房内看了一眼。他那天本是去医院探望病人,但因为这一眼,他的计划全乱了。



换了现在,康先生应该是直接推门进去了,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康先生太羞涩了,他只是望着病房里的姑娘望到痴,然后转身找医生、护士询问病房姑娘的名姓,护士看出他的心思,就把我妈妈介绍给康先生,说这是那位姑娘的家里人。



康先生经过我妈妈的首肯,终于和二姨说上了话。康先生一表人才,二姨看了也是欢喜。于是在二姨住院的日子里,康先生天天来,他也不知道应该带些什么来,就干脆变着花样买好吃的。他看着二姨吃,就觉得甜蜜了。外婆家虽然孩子多,但二姨不是吃过苦的孩子,好吃的东西吃过不少,可只要是康先生买来的,她都说是第一次吃。



我有时候觉得那样的感觉真是浪漫动人,没有鲜花钻石,没有游艇大餐,他送出一口吃的,就是一心朴实的爱,别的什么都没有。她假装不知,只用好胃口回应他。



二姨也没有奢想太多,纵使兄弟姐妹众多,她总之还是孤独,康先生这几天的陪伴她已经非常感激。她万万没想到康先生会托媒人上门提亲。



二姨的父亲,也就是我外公,问康先生知不知道二姨的情况,康先生说知道。外公说,她可能活不久,康先生说没关系,不管多久我都知足。外公说她一直要去医院开销很大,康先生说没关系,娶了她我就给她治病,天涯海角我都带她去,总能找到治好的办法。



外公最后问,你家里人也都知道吗?也都同意吗?



康先生沉默很久,外公说,你家里人同意再说吧。



康先生憨厚正直,无论如何也不会两边欺瞒,更不会耍小手段,只是这样跟家里人斗争了一年多,家人还是坚决不同意,并且开始给他各处物色对象。康先生一律不见,见了也一律不同意。康先生的家人这一年来软硬兼施,都没有起色。



二姨觉得自己不能拖累康先生,就对康先生说,算了吧。



康先生一听,急了,说家人反对我也不是不能娶你,可是我不想你跟了我却过受气憋屈的日子。他想跟二姨在一起是能得到全世界的祝福的。



康先生让二姨等,他说如此“算了”都不怕,等一等怕什么。



二姨想想也是,那就等等看吧。



一等好几年过去了,这几年里我妈妈嫁给了我爸爸,有了我。



我三岁的时候开始记事了,那一年二姨心脏病发住进了医院,情况危急。这么多年,家里人都渐渐习惯了,甚至在心里做好了二姨随时可能离开的准备。



但是康先生被吓坏了,他忽然意识到二姨根本没有多少时间等,多等一天都是浪费。



什么都顾不了了,二姨那一病,康先生从自己家里搬了出来,对父母说,如果他们不接受二姨,那就当没有他这个儿子。



康先生决定和二姨结婚。



康先生的父母见他这么多年还是如此坚持,没有再大肆阻拦,只是提了个条件,康先生娶了二姨,以后生活遇到困难不许向父母伸手,这都是康先生一人自愿,家里不会为他分担。康先生一听有转机,一心欢喜,满口答应。康先生的父母只好叹息旁观,漠然允许。



二姨终于再次脱离危险康复出院,出院后他们就开始筹备婚礼。外公给二姨备了厚厚的嫁妆,怕委屈了二姨,也怕委屈了康先生。



我还记得二姨出嫁那天身穿红嫁衣的样子,她施了淡妆的脸上一天都堆着笑容。那天的天气也好,是个春天,暖暖的。二姨美得叫来参加婚礼的人都吸着一口气,不敢喘出来,生怕吹走了这个画人儿。



二姨竟然成了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但看着康先生,又叹了一口气。但是康先生心里是美的,也是满的,他觉得有了二姨,他的人生就足够了。



康先生娶二姨后果然信守承诺,一个人做三份工,挣钱养家,给二姨看病。康先生还给二姨弄来了一条小狗,他不在家的时候,就让小狗陪着二姨,二姨还是过着以前公主一样的生活,所有的事情都由康先生负责。



康先生攒够一笔钱就带着二姨去很远的地方看病。他问了很多人,只要有人说某个医院或者某个医生治二姨这种病有一套,就一定要去拜访。二姨有时候看他太辛苦,就跟他说自己感觉好了很多,不用总是看医生。康先生说不行,一定要找到痊愈的法子。



嫁给康先生不到一年,二姨一点儿没变,康先生瘦了将近二十斤。



大家都心疼康先生,康先生却笑着说这就是他要的幸福生活。



二姨一直努力想缓和与康先生父母的关系,总是趁康先生不在家的时候带上吃的或者别的礼物去康先生的父母家,笑着脸喊爸妈,即使康先生的父母哥嫂都是冷冷的表情,甚至不怎么答她的话,她还是努力让一家人都好好的。她知道康先生也期盼一家人在一起,期盼他的父母像他自己一样喜欢这个媳妇。



康先生知道二姨受了白眼心里难过,想了想要带着二姨搬家,他说住得远了看不见就不会委屈了。二姨坚决不肯,说都是一家人委屈什么。



康先生和二姨就这样在一起过着,他们的生活看起来只有攒钱、看病,旁人看着提心吊胆地叹息,也为他们可怜,可是康先生和二姨说话的时候,他们微笑着看着对方,眼里的柔情足以融化这辈子所有的辛苦。



他们才不需要别人叹息。



因为二姨的病,所以他们一直没有要孩子。给康先生生个孩子是我二姨一直以来的心愿,本来她已经放弃四处求医,怕康先生辛苦,可后来因为想要生个孩子,二姨便也积极配合。



因为二姨的配合加上求医的结果,他们婚后第六年,二姨有了明显的好转,二姨自己也说,她觉得自己比以往胖了起来,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发病,医生也说二姨情况稳定,二姨跟康先生商量,准备要个孩子。康先生问了很多医生,二姨这种情况要孩子可以不可以,医生的回答都是“比较冒险”。于是,康先生拒绝要孩子,他不愿意冒险,他说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好转,就继续保持,然后找办法彻底治愈,怎么能拿一点点成绩来冒险生孩子?



二姨觉得自己可以了,无论如何,她都要为康先生生个孩子。



于是,二姨偷偷停吃了几种药,她开始调理身体,准备生孩子。停了几种药之后,二姨也没觉得身体有什么不适,这让她有了更大的信心。



就是我九岁那年的夏天,暑假,我在外婆家玩,二姨正好回来。她跟大家聊天,笑着说起备孕的事,很是开心,还猜测说不定下个月就会有好消息。



那天中午,二姨说要给我篦头,到处找不到篦子,就去邻居家借。邻居把篦子递给二姨的时候摸到她的手,惊讶地问,你的手怎么这么凉?二姨笑着摸了摸我的手,说没有很凉啊,可能是刚刚用凉水洗了手。



那天下午,二姨给我篦完头,又给我梳了好看的小辫。二姨穿着素花的衣裳,她抬手给我梳头的时候,衣裳扫在我的眼上,我闭上眼,再睁开,看见二姨,忍不住想,要是能长成二姨这么好看就好了。



二姨给我梳了头后,我就开心地跑出去玩了,直到天黑才回去。



那天一进屋,我就觉得气氛不对,外公和其他的阿姨闷声不吭地坐着,帘子后面好像有很多人,连同外婆一起都在不停地诵读《圣经》。我掀开帘子要进去,又被人一把拉了回来。但是掀帘子的一刹那,我看见二姨躺在外婆的怀里,头垂着。



这样大约过了一刻钟,帘子后面忽然传来外婆的哭声。



一切都太突然了,中午二姨还牵着我的手,晚上她就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康先生不在,当晚去通知康先生的人回来说,康先生得知消息当场昏倒过去。急救过来后,康先生颤颤巍巍、魂不守舍地到了外公家,他什么都没问,只说要接二姨回家。



康先生把二姨接回了家。大家不放心康先生,他说,没事儿,我怎么能在她面前哭。



康先生果然一声没哭,妥妥当当地办完了二姨的后事。



就在二姨下葬当晚,康先生的家人把他送进了医院。原来他回到家痛哭一场后,就准备上吊自尽。



好在康先生活了下来。



后来再见到康先生,也可能是最后一次见到康先生,是二姨去世的一年后。



康先生带着一个云南口音的姑娘来到外公面前,康先生拉着姑娘一起跪下,对外公说,她以后就是您女儿,我还是您女婿。



这个云南姑娘是被人贩子以外出打工的名义拐到这里,她聪明伶俐,本来有了逃回家的机会,但是她亲眼所见康先生的事,又听说了康先生和二姨的故事,她就不打算回家了,要嫁给康先生。



云南姑娘虽然长相跟二姨无法相提并论,但是心实诚,又真,还跟康先生一样一根筋。康先生最后到底还是娶了她。



听说后来生了一儿一女,康先生足足胖了三十多斤。



康先生带着云南姑娘从外公家离开后,外公说,该他命里有这一劫,过去了就都是好日子了。



我从不这样认为。



有二姨在的那些日子,也是康先生的好日子。



只是别人都不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