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散文 曾经的笔友

前两天在微信上,有个陌生人加我,添加推荐语写的是“曾经的笔友”,我非常惊讶。通过我的验证,加上好友后,他立马发来一个笑脸,紧接着发来一句话:我是景和。希望没有打扰你。
 
看到“景和”,我很激动,立马回复他:是你,真的是你?
 
他回复:要不要对一句暗号?
 
我发了一个笑脸过去,回复道:不必了,我相信。
 
他说,在一个户外论坛里看一篇游记,里面的照片很像你,上面留了公众号信息,我寻迹而来,关注公众号后,才知道你就是写游记的人,在公众号里找到你的微信号。
 
原来世界这么小,真的不敢相信,十多年过去了,他还记得我的长相。要是我,就算他站在我面前,肯定是认不出他来了。
 
突然之间,思绪复杂,想起许多陈年的旧事。曾经,我们可以对着一个陌生人长篇大论倾诉内心里最真实的声音,用现在的话讲就是一些矫情的抒发,聊人生的宏伟和梦想的伟大。
 
直至今日,想来当时聊得话题的确好笑了。长大后明白了,人生平庸,梦想低贱,我们都碌碌无为。
 
02
 
中学时期,非常流行交笔友,现在的骚年们可能不太懂“笔友”是什么鬼。当时,还没有一个东西叫网聊,也没有一个东西叫QQ,更没有一个东西叫微信。
 
如果想交天涯海角的朋友,有个方法是写信给杂志,刊登自己的信息,就是对着陌生人写一些矫情的东西,书信来往,各种期待,然后不了了之。
 
当时有一本杂志叫《少男少女》,很是流行,班里基本人手一本。笔友信息大多来源于杂志。《少男少女》上的交友信息,都是带照片刊登。现在回想起来,当年的骚年真的好有GUTS,直接拿自己照片上杂志交友。要是放在现在,网聊谁跟你对看嘛,除非今晚要找炮友。
 
我选择景和作为笔友,不用说也是“喜欢始于颜值”,况且他就读于中南大学,比我大几岁,很崇拜,记下他的地址,给他写了一封信寄出去了。
 
其实我当时根本没想过会收到回信,毕竟交友信息能够刊登在《少男少女》的杂志上,关注到的人应该很多,可能收信收到手抽筋吧,何况还是长得帅的男生。
 
大概过了半个月,我收到一封来自中南大学的信。当时真的非常激动,我没看信的内容,也知道是那个笔友寄过来的,当时真的以为是中彩票了,也有一种人生走上巅峰的错觉。
 
我拿着信跑去操场,躲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偷偷看起来。我早已忘记信中内容写了什么,只知道很开心。当晚就给他写了一封回信,然后喜滋滋地陷在等待回信的日子里。
 
那个学期,我和他通了五六封信。暑假来临前,我收到他的信,说要来我家玩,还留了他宿舍的电话。
 
当时的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立马跑去公共电话亭给他打电话,在电话里听到他的声音,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语无伦次地说,尽管来,放心来,还告诉他我家的座机号码,来了之后打电话,我去接他。
 
放暑假后,他还真的来了,因为当时我父母都没在家,又怕村里人说闲话。我就让和我一同长大的儿时玩伴陪我去接他,还说是我妈朋友的儿子,中南大学的大学生,暑假来游玩顺便给我辅导功课。
 
03
 
他来之后,我每天带他去山上玩,去看大石头,或者去溯溪,去江里抓鱼。我以为他不会适应乡村生活的,没想到他玩了一周也没说回去。之前我们通信,在信里,他告诉我,他在安徽北部一个城市长大,那里没有山,只有雾蒙蒙的平原。
 
他在我家住了大概有20余天,他在的日子,我天天睡在邻居家。他刚来的时候,是我做饭招待他的。没三天功夫,他就不像客人了,除了不会生火烧柴火,需要我帮忙,淘米煮饭炒菜样样都做得很好,基本是他照顾我的。
 
他还常与我的那些玩伴混在一起,相处得非常融洽。我们那里的人都叫他“大学生”,后来他走的时候,邻居甚至还说,“大学生”再多玩几天嘛。他笑笑说,下个暑假再来。
 
我和他一直通信到我高中毕业,他也大学毕业,兜兜转转,我们失去了联系。没想到经年之后,他在户外论坛上看到我的游记,居然还能认得我,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他加我之后,我不好意思直接问他如今变成什么样,是否风采依旧。我想看看他朋友圈的生活,点进去是一条横杠线,要么他将我屏蔽,要么就没发布任何内容。
 
当时我的心情还是有点五味杂陈的,对于主动加我却屏蔽我的人,我从来没有兴趣交流的,不管以什么理由来开脱,朋友是做不成了,因为不够真诚。即便没有拉黑你,我也不会与你深交。
 
或许,多年之后并没有安好,没有晴天,只有阴雨绵绵,不想破坏氛围吧。我只是感慨,年少时期的我们,是多么的热情而勇敢,多么的大无畏而奔放。
 
那时候交友有说不完的话,对方的每一句话都能get到正点上,也能顺着往下接话,长篇大论的手写信札都能绕地球一周了。
 
而现在,就算遇见欣赏的人,也只不过是问句你好,说完“很欣赏你之后”,下面不知道该如何接话。聊天内容也是分分钟犯尴尬癌,只想快点结束,或者根本懒于交流,能不打扰就不要打扰。
 
04
 
常看到有人写“过了多少岁就交不到真正的朋友”或者“聊得来的朋友越来越少了”。年长之后,除了家庭、责任分心之外,还有只要有网络有手机,就可以一个人呆一整天,即便不出门也无所谓。
 
以前遇见彼此欣赏的人,总会写信交流,或者千山万水去看你。而现在,加为好友,朋友圈互赞好几年,即便是同城,都不想动身去见面。
 
若干年后,我们总会明白,人与人之间最佳的状态是:彼此欣赏,互不干涉。

这是多么悲哀,也是事实。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站长:0 条

0%好评

  • 好评:(0%)
  • 中评:(0%)
  • 差评:(0%)
  1. 奇草导航
    奇草导航发布于: 

    什么都懂的时候,离棺材不远了。为现在开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