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第一次听谢雨欣的《第三天》,大概是在2001年,当时我十几岁,上高一。

有一次考试考得好,我姑姑奖励了我一个紫色的MP3,很轻巧,只有播放键和进退键,看不到歌词,打开第一首就是《第三天》。

当时这首歌风靡大街小巷,学校广播下午天天放,坐在我邻桌的林小语也很喜欢。

她把歌词抄在笔记本上,课间休息的时候,我打开MP3,一只耳塞塞到自己耳朵里,另一只塞到林小语耳朵里,两人跟着歌词一路轻哼直到上课。

有一次在听这首歌的时候,林小语突然在草稿本上写了一个“昊”字,我震惊地拔掉耳塞,条件反射地大吼。

什么!!陈昊!!

我叫得很大声,正在擦黑板的陈昊立马回过头看我。我耸了耸肩表示没事 ,可旁边的林小语却莫名其妙地生气了。

那瞬间,我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放学回家的时候,我怯怯地问林小语:你是不是喜欢陈昊啊?

她警觉地问我:难道你也喜欢陈昊?我连忙摆手说我不是。

她这才放心地偷偷和我说:如果有一个人,吃饭的时候你会想他,走路的时候你也会想他,睡觉之前会想他,醒来也会想他,这应该算是喜欢了吧。夕遥你不要和别人说啊。

我比她晚熟,当时什么都不懂,只能意味深长地点点头。

小语暗恋的陈昊,是我们班班长。学习成绩很好,天秤座,会弹吉他,长得高高大大,高中那会儿就有一米七五了。他笑起来很好看,他只要一笑感觉整个世界都变成了彩色。我们班几乎有一半的女生都喜欢他,这里头还不包括林小语。

自从知道小语暗恋陈昊后,我们友情更加牢固了,女生之间的情意很是奇怪。连上厕所都绑在一起,她什么都和我说。

她也好像练成了一种特别厉害的本领。不管车水马龙,人潮汹涌,她永远都能像个雷达一样迅速搜寻到陈昊的讯息。

能记住他自行车停放的位置,记住他打篮球穿的球衣号数,记住他爱喝的饮料,记住他在音乐课上唱过的歌,记住他转笔用的左手,他认真的样子,他靠在窗边的背影,甚至记住他衬衫纽扣的颜色。

也会偷偷记住他在图书馆借过的书,然后下次自己再单独借回去看。但凡是陈昊看过的书,小语都会觉得异常的好看,总是拖拖拉拉舍不得还。

她每个星期的零花钱全会用来买《男生女生》,每一期都不拉下。然后在书上用圆珠笔在星座运势区域把天秤座和自己的星座划出来,认真地做着书上的每一个爱情测试。

有一次我跟她借铅笔,在她的文具盒发现一张用十块钱折的爱心,刚拿起来,小语立马就抢了回去。

脸红地说,那是上次老师收学杂费时,老师没零钱找,就顺手把同时也来交学杂费的陈昊手里的十块钱零钱找给她了,她窃喜地把十块钱折成一颗爱心形状,小心珍藏。直到后来一直放在钱包里,没舍得花。

还有一次学校运动会,小语丢了件校服,是陈昊在我们隔壁班片区捡到的,然后还给小语,小语简直乐坏了!回到家呵呵傻笑,死活不让她妈洗那件校服,因为那可是陈昊捧过的,校服上面有陈昊的味道。

这还不够,陈昊每次打完球一身臭汗从我们身边经过,小语竟然觉得他流过的汗都带着清香。

暗恋能让一个人走火入魔的程度,简直爆表。

暗恋上一个人,穿衣打扮也就成了特别大的难事。至少我看小语就是。

穿件款式新颖花色鲜艳的衣服,害怕他看见觉得自己太糊里花哨。穿的普通一点吧,又怕自己在人群中黯淡无光,不够扎眼,生怕他看不见。夏天穿个吊带裙怕对方觉得太露,冬天穿个高领毛衣怕他觉得太怂。

每次在她家等她一起上学,她都在镜子前磨磨蹭蹭,最后还是随便拿起一件衣服套上就来学校。

高中时候的我们都胆小。小语永远不敢凑上前去和陈昊说话。她说她并不优秀,怕被他嫌弃。能远远的看着就已经很好了。

人一旦开始暗恋,就像和自己卷入一场猝不及防的博弈。

那些暗生的情愫,就像打不死的魔鬼,你竭尽全力一次次想打败它,却不能把它打死,一到时间,它就又变换出新花样登场试图吞没你。每当你精疲力尽想要倒下时,又让你看见黑暗里闪烁的灯火,你追逐上前却又不敢雷池半步。于是只好任它风烛残影,随风摇曳。

因为害怕,怕自己先主动,让他觉得自己不够矜持。

因为害怕,怕不说出来,他立马就会被别的人抢走。

因为害怕,怕一说破自己会先变成自作多情的那个人。

因为害怕,只好隐忍自己满腹的心动,把一切锁在心里最安全的地方。

真心喜欢一个人,大概就是这样吧。

想触碰又缩回手。

就这样到了高三,我们快毕业了。有一次体育课结束,我和小语一人一个冰淇淋坐在学校大榕树下说悄悄话。

小语说起陈昊总是很激动,她说,有的时候他们不小心四目相接的时候,双方会立刻闪躲,移开视线。

从很多细微的事情中总感觉陈昊好像也喜欢她,可又怕那是错觉。

她问我该怎么办,我提议让她写封信跟陈昊表白。

她说她不敢去送,也不知道当时哪儿借的胆,我一咬牙说:我来送!

终于在我的鼓励下,林小语决定晚上回家写封信给陈昊表白。

晚上做完模拟试题,她先在草稿本上写了一遍,然后抄到信纸上。

一边写,脑海里一边又想着陈昊看信后的反应,一紧张把本该要写的话写成了陈昊的名字。

于是,涂涂改改,来来回回抄了好几封一模一样的。

抄完第五次的时候,从头到尾一个字一个字检查了一遍,终于没发现错别字,没有错误的标点符号才安心停笔。正要收拾好打算睡觉,小语的妈妈突然出现在身后,小语一慌张立马把信塞在了作业本里。

把妈妈打发走,小语实在困得不行倒头就睡了。

第二天下午,我等小语放学一起回家,半路被数学老师杀出来叫住了小语。我识趣地走开了。

小语后来跟我说,当天数学老师是在作业本里发现了这封情书,并告诫小语好好复习,把情情爱爱先放在一边。更不要影响陈昊的学习,他可是要考一本院校的。

一段暗恋直到毕业,不了了之。

【2】

毕业后,我和小语,陈昊都在不同的地方读书,人各天涯。

我劝小语,暗恋大多时候都是一场无疾而终的独角戏,趁早收心,但谁知道小语一直没死心。

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小语四处打听,最后终于加上了陈昊的QQ。此时的两人都已经褪去了高中时的羞涩。

两人越聊越深,越聊越久。终于在一个下午,小语屏住呼吸,在QQ上跟陈昊说:陈昊,我喜欢你。

陈昊很久没有回她,小语等得都要哭了,陈昊还是没有回。

小语又发过去:你不喜欢我,我知道,没关系,我已经喜欢你几年了。

陈昊还是没有反应。可他头像却是一直亮着的。

虽然早在几年前就预料到了是这样的结果,小语还是很难过,像一只泄了气的气球,摊在键盘上。

正打算关QQ,这时候陈昊头像闪了:我也喜欢你好几年了。

比暗恋更蠢的就是互相暗恋。

小语破涕为笑。两傻子就这样开开心心在一起了。

在他们两异地恋的第二年,双双回城工作。错过了那么多年的相互暗恋,又错过两年的异地恋,两人终于如愿在一起了。

花前月下,很是恩爱。双方互见家长后,决定互许终生。

在一起跨年的时候,陈昊问小语:小语,你打算爱我多久?

“一辈子”。小语想都没想就回答。

陈昊说:“太短了”。

“那再加下辈子”。

“还不够”。

“永生永世”。 小语答。

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觉得这辈子谁也离不开谁了。

公主和王子的故事讲到这,连我都以为有个完美大结局了,可现实中并没有。

喜欢和在一起生活真的是两码事。两人一直是异地恋,突然在一起生活,性格和生活习惯也需要磨合。双方都没谈过恋爱,遇到问题不懂得沟通,经常冷战。

因为新房子装修冷战,因为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