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老做同样的梦?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影像店,这刚好也是我的第三份工作。

离我最后一次扫描DVD租借条形码,或者这样说吧,都还用DVD播放蓝光影碟的时候,已经有十年了。然而到现在,我还是会梦到它,而且每次内容都一样:总是临近打烊,我锁不上门,顾客还一直进来,甚至成吨成吨的租片儿,于是我要扫更多码。有时候扫码器出故障了,我就会再找一个,但自然地是我找不到。

梦渐渐消失,我也正常醒来,但会感到特别不安和压抑,因为这个梦出奇地强烈。也因为这已距我在影像店工作已经10年了。所以为什么我老是梦到它呢?

像影像店这种焦虑的梦,其实和噩梦还是有区别的,因为它们不会吓醒你,它们只是一直增加你的压力。(但如果那些扫码器有一个变成食人鱼的话可就……然而焦虑的梦却还是会像噩梦一样,一直在快速眼动睡眠时打扰你。

我老做这种焦虑的梦其实并不稀奇。事实上,大多数有记载的梦都有点消极意味。临床心理学家Michael Nardoff博士说道,不管我们记不记得,超过一半的梦都含消极情绪。再看看历史数据,1966年出版的《梦的内容分析》发现,1/3的梦都包含着某种“不幸”,80%男性和77%女性都会做些带有某种“消极元素”的梦。

看看这本书写成的时间也就没什么好惊讶的了。冷战和政治动荡时,60年代末的人们总是有理由不安的。但现在不一样了,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称,1990年到2013年间,抑郁焦虑的人增加了50%。但好的一面是,这种一般焦虑不一定会发展成更焦虑的梦。

“不仅仅是情绪上的不安让你做些焦虑梦,”心理学家Antonio Zadra说道,“发现自己身处压力很大的环境中也会越来越焦虑。”

当然醒着的时候,这些梦也会让你压力巨大,从而陷入被压力折磨的恶循环。它还不能让你和别人一起睡觉,长期休息不好,最后情况会越来越糟。这就包括快速眼动反弹这种情况,你的大脑会优先选择快速眼动睡眠,甚至诱导它在睡眠周期中更快进行,从而导致比平常更多的噩梦。(快速眼动反弹,通俗来说就是,如果一个人连续几个晚上因为某种原因而无法做梦的话,就会在之后几天做更多的梦。睡觉时快速眼动睡眠阶段会增加。所谓睡眠周期就是,我们入睡后,一般会经历由浅入深四个阶段的睡眠周期,从阶段一的浅睡眠 一直达到阶段四的最深睡眠,之后又越来越浅回到最初的阶段,如此循环。)

所以一个“焦虑的做梦人”要做些什么来缓解压力呢?

1.试试意向排演疗法(IRT)。这个操作需要写下让你有压力的梦,再把它改的没那么消极。临床睡眠医学杂志建议,一天做几次,每次持续10-20分钟,IRT“的作用是抑制最初的噩梦,提供一种可识别的转变,可以有经验的将最初的噩梦拒之门外。”

虽然IRT受推荐以帮助缓解噩梦,但它也可以轻易改变焦虑梦的走向。比如,我可以重复写下关于影像店的梦,直到门锁上。这就可能简单地阻止了这个梦的进行。

2.什么都别做。真正导致你压力大的元凶不是这些梦,你可能只是想让它们按自己的轨迹进行。心理分析师可能会认为IRT“玷污了好材料。”,这些材料能让你更好的理解自己的脑子和生活发生了什么。一位荣格派心理学家也认为,改变梦境夺走了做梦者“从梦中得到某些意义的机会。”

3.解决潜在的根本原因。也许一直什么都不做,找出生活中是什么事情触发了梦,就能阻止梦的发生了吧。

鉴于我的梦老是和我第一份工作过不去,我一直都认为这个梦和某种职业压力有关,是觉得自己没有做一份足够好的工作,还是在那期间没休息好,又或是别的事情。我也一直想看看,一天紧张的工作和梦的反复是否有联系。但只要扫码器没变成食人鱼,我想我还是会继续这个梦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