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被收押的老师”,一个闹剧道出教育的尴尬

10月16日上午8点,湖南省株洲县育红小学,三年级某班教室。

几名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忽然冲了进来,带走了正在授课的何姓女老师。

何老师再次露面,已经是7个小时之后。

“全程被人监视,限制人身自由,没给过一口水,一粒饭......从派出所出来的那一刻,泪水从来没有停止过,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勤勤恳恳教书,为什么会受到这样的待遇?”

从讲台到审讯室,只在转瞬之间。正如何老师字字泣血的控诉: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两天之后的10月18日,株洲县公安局发布了一则《警情通报》。

原来,当天班上有位女孩迟到,何老师让她在教室前面罚站了几分钟。随后,女孩通过手机联系上了自己的父亲,当地派出所的一位赵姓副所长。

副所长护犊心切,冲冠一怒为千金。

火速出警的他,当着全班几十名孩子的面,直接带走了讲台上的老师,并在审讯室关押了整整7个小时。

事件原委,已经一目了然。

回到何老师的自我追问上来,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错在不该管教学生?

可教师的职责就是教书和育人。有教有育,就要奖惩分明。

错在管教太严厉?

不是每个人都做过老师,但一定每个人都当过学生,谁敢说自己没有过迟到罚站的经历?罚站如果过分,老师还有什么手段约束学生?

显然都不是。

如果说一定有错,就错在她不该管教赵副所长的女儿。

周星驰电影《九品芝麻官》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多年来一直风行网络。

赵副所长一定想不到,渌口镇派出所审讯室的7个小时,没有关出自己的威严,反而关掉了自己的前程。

在为赵副所长的停职拍手称快之余,更重要的是:

别忘了何老师,别忘了中国教育现状下进退两难的教师群体。

何老师的遭遇,并非孤例。

今年5月,成都金苹果爱弥儿幼稚园,一个严姓小女孩因为喜欢打人,欺负同班小朋友,被老师安排单独坐。

小女孩的妈妈得知后,雷霆震怒:

“陈老师,你马上在全班当着所有师生的面给严XX道歉,否则我通知你们集团领导来给我解释,你对严书记的女儿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6月,四川省乐至县乐至中学,杜老师刚刚结束高考庆功宴。

带着女儿回家的路上,却被学生舒某的父亲伙同两名社会人士拦下,随即一顿暴打。

理由荒唐可笑,只是因为杜老师如实说出了舒某在校期间喜欢玩手机、交男女朋友的情况。

同样是在6月,河南省驻马店的一位小学老师,因为将学生成绩发到家长群,惨遭家长威胁,声称不公开道歉就要告到教育局去。

“我已心生魔障,真的不适合再在校园里和孩子们在一起。”心灰意冷的老师,留下了这封催人泪下的辞职信。

......

一个个活生生的例子,共同印证了一件事实:

今天的教育环境下,管教学生对于老师来说,已经是一件危及职业生涯甚至生命安全的事。

可如果教育变成家长不舍管、老师不敢管的局面,那么最终管教孩子的就只剩下社会和法律。

戴在老师身上的镣铐,最终锁住的还是孩子自己的前程。

中国的家长和老师,究竟是因为什么,走到了今天需要针锋相对,甚至兵戈相见的地步?

看过一个故事,或许能让我们有所启发。

清朝乾隆时期,大臣王杰曾担任过上书房总师傅,教皇子们读书。

据传王杰执教相当严厉,皇子不用功,他也敢骂敢罚。

有一次,因为对圣贤不恭,王杰罚皇子们跪下。不巧却被前来巡视的乾隆皇帝碰见了。

乾隆爷看到后是又生气又心疼,当即让皇子们起身,并且怒冲冲地对王杰说:

“教者天子,不教者亦天子,君君臣臣乎?”

意思是说,你教不教我们,我们都是皇子龙脉。你这样罚我们,是臣对君应该有的态度吗?

王杰当场就不卑不亢地回了一句:“教者尧舜,不教者桀纣,为师之道乎?”

虚心受教的将来能成为尧舜那样的明君,不受教就会成为桀纣那样的昏君,师道不就正该如此吗?

护犊之心,人皆有之。

可贵为九五之尊的乾隆皇帝,听完王杰的解释后,立马让皇子们重新跪下了。乾隆爷不仅没有惩罚王杰,反而对他更加敬重。

为什么?

因为古人心中有师道。

宋代大儒周敦颐在《通书》中说,“故先觉觉后觉,暗者求于明,而师道立矣。师道立,则善人多。善人多,则朝廷正,而天下治矣。”

老师的肩上,扛着的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文明传承大任。

师道不兴,则教育不兴;教育不兴,则少年不兴;少年不兴,则家国不兴。

师道不存,在对孩子的溺爱和对老师的敬重之间,家长们自然会选择前者。

于是当老师开始惩戒孩子,教育也就变成了家长和老师之间的战争。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重振师道,也非一日之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需要扮演。

家长尊重老师,孩子敬畏老师,学校保护老师,主管机构明确老师的权限和课堂的界线。

如此,才能让老师安心回到三尺讲台,体面地教书,安心地育人。

她是我的.清如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