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人生里,有些时光逝去了,就再无消息,再无痕迹。可有些时光,无论逝去多久,都鲜活得一如夏花,绚烂在心头,而且是日久弥香。

有些人走过了生命,走过了就走过了,没有眷恋,也无从想起。偶尔说起,也是波平浪静。

而有些人走远了,却依然深扎在你的生命里,如一根刺,找不到又拔不出,就像某些疾患,常常在某些日子,隐隐作痛,像一首能听哭你的老调子,像一篇能读得你泪咽的文字,像一张能看得你心生波澜的照片。

有些人,总盼着能再见一见。其实,见与不见,都从未消失,从未走远,从未陌生,从未忘记。

光阴就如江心摇晃着的一只小舟,总是载着你念的或不念的好多人和事和时间,远去了。

江海辽阔,你追不上,寻不到了;你不必追,不必寻;你又何必去追,去寻呢?因为那些风逝的,都散开了;那些远行的,都不能回航。

而是从此,有一个人的名字,有一个人的身影,有一个人的笑颜,有一个人的怜惜,都统统换成了思念这个别名,坠进了怀想,沉入了心底,圆润成水中一颗颗鹅卵石,疼痛成蚌里一粒粒的珠。

思念也总是在你毫无防备时侵入。在你低头看满地的雏菊时,它来了,那菊就有了“人比黄花瘦”的味道;在你抬头看天空的流云时,它来了,那云就有了漂泊天涯的孤独;在你漫步于街头,偶然不知从哪儿传来一首好久未听的老歌时,它来了。

你心里的一道河坝瞬间决堤,你的泪水一下子就冲出来;在你听着淅淅沥沥的雨敲打着窗檐时,它来了,那雨声就成了你纸上的文字里,最柔软的那一首,那一行……

思念就这样,总是随着春天的花起,又随着秋天的雨落,又随着冬天的雪一瓣瓣凝结,那么洁白,那么纯粹,又那么忧伤,徘徊在低垂的天空里,不忍离去。

世界上最让人伤怀的一种情感,或许不是爱也不是恨,而是当时不懂得爱情,轻易地放手,却要为此付出一生的时间,用尽力气去忘记。

当我们读懂了张爱玲,听懂了李宗盛、刘若英时,已是逝者如斯,芳华无声。岁月就是如此善待我们,又如此刻薄着我们。

人生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除了成长,就是成长,除了领悟,就是领悟吧。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是在等你吗?其实,等与不等都是一样的。刻进了心里的那个人,不是一直都在吗?

还是轻轻地说一句吧: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