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鞋的夫妇

修鞋的夫妇

刘丽娟

生活条件好了,修鞋的人少了,修鞋的摊子也少了。正是如此,高中门口的修鞋店生意倒是不错,摊位前面常常摆放着一双双要修的各类鞋子。

说是一个修鞋店,其实是简陋无比的一个小摊位。店主是对夫妻俩,他们在临街路旁的一个空隙处搭建了一间低矮的小平房,最多有十来个平米,只能支一张床和一张桌子,桌子对面放着一个焊接的上下铺小铁床,上面堆满杂物。挨着小屋,又搭了能容一个人弯腰进出的帐篷做厨房。男的六十多岁,饥黄瘦弱,面目和善,脸上布满了密集的褶皱,粗糙的手上裂纹如沟壑般狭长深邃,指头上缠满了布条、沾满了油污;女人眼小个矮倒很干净利索,手指明显变型,鼻梁上长满雀斑,齐肩的头发稀疏干枯。

夫妻俩手艺不错,价格也合理。修鞋的次数多了,便和修鞋的女人熟稔了起来,即使不修鞋路过那里,女人只要看见我,也会喜呵呵地喊声妹子,打声招呼。

每天天刚蒙蒙亮,女人就起来做饭,男人便开始出摊。只要不是暴风天气,他们都是端着大碗在门口吃饭。女人洗刷完毕,男人早已在门口放好两个木板凳,摆好修鞋架,打开工具袋,开始修鞋了。女人默默走过来坐在男人旁边,也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一个长方形的木头盒子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零碎物件:橡胶皮、小钉子、小铁锤、锉刀、剪刀、搭扣、胶水、线头……旁边是一大堆款式各异、质地不一、变了形或未变形、修好或待修的鞋子。工具袋虽然破破烂烂,可那三双给顾客穿的拖鞋和一把修好鞋擦鞋的细毛刷经常是干干净净的。

他们的人缘极好,男人很言谈,风趣幽默,女人也时不时接上一句,常引得顾客笑声朗朗。所以,人们都愿意到他这里来修鞋、闲聊。他们的活儿总是干不完,就没有看见他们闲着的时候。只要一坐下去,除了中午吃碗面条之外,一干就是一天,累得直不起腰。

我总是热心地介绍亲戚朋友去他们那里修鞋,自己去修鞋时也很惬意和女人攀谈,有时还把我的衣服送给女人,一来二去,成了女人信赖的客户,我也对女人有了更深的了解。

“大姐,大哥大你几岁吧?”我笑着说。

“你眼力准啊。”,女人脸红羞涩,“妹子,不怕你笑话,我们的结合是孽缘呀。我们是邓县人,他原本是我的姐夫,还是个民办教师,高中毕业,学教的很好。我家里穷没有上过几天学,对有知识、能说会道的他崇拜得五体投地,我姐内向,而我直率泼辣,说爱笑。一到姐姐家,我总像个小孩一样缠着他问这问那……慢慢地爱上了他,他也喜欢我这性格,于是,在一个晚,我们私奔了……。”

“哎呀,你可真中,那你姐咋办呀”

“当然,我们这样做,不说街坊邻居指责、嘲笑,亲戚、父母更是难以容忍,我也无脸见他们。好在姐姐后来又嫁了人,生了两个孩子,日子过得很不错。唾沫能淹死人,村里是呆不住了,只好外出打工过日子,我们去过很多地方,可都是难以糊口。最后,还是来到内乡,靠修鞋总算是有了个安乐窝。”

“大哥,学教不成了,家也不能呆了,后悔不?”我试探着问一直低头做活的男主人。

“说实话,对他姐真有点内疚,虽然没有孩子,但他姐人也不错,可感情这东西……虽说我们这些年历尽艰辛,受够磨难,但我不后悔,我很喜欢她----活泼、善良、贤惠、能吃苦、会体贴人……”男人笑眯眯地看着女人,满眼充满爱意。听着女人的夸奖,女人红着双眼温情地看着男人。

不被看好的婚姻虽然伤了亲人的心,可他们携手相依的恩爱让人羡慕,他们患难与共的真情令人感动,他们那颗知足、感恩的心令人启悟。

“内乡人好啊,热心、宽容地接纳了我们,热心人还打招呼,让我们在此处盖了一间小屋,别看着一间小屋,可帮了我们大忙了。”女人一脸的感激与欣慰。

女人告诉我,他们来内乡已经二十多年了,早已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两个孩子还进了内乡二小、红学、一中最好的学校念书,如今,儿子和女儿一个上了大学,一个读了大专,都在外地打工,都能自食其力了。

一个陌生的地方能以博大的胸怀接纳了这对名不正言不顺的陌生夫妻,可见那个地方是和谐的;一个陌生的人能被一个陌生的地方所接纳,并得以帮助,可见那个人是幸运的。我想,我们对那修鞋的夫妻来说,应该就是这样一种境况吧!

他们的生活虽然只是温饱,可他们经常救济比自己更可怜的人。他们不只是态度好,收费低,而且鞋修得牢固结实。上线五元,换底七元,上根两元……童叟无欺。遇上贫困的人,他们不要钱;遇上讨价还价的,她们就将就些;遇上有钱人不让找零钱的,他们坚决回绝。

深秋的一个下午,我去取鞋,碰巧一个乡下妇女一扭一歪地走来,说是进城赶集,不巧左脚的鞋子裂了一大截。女人忙接过鞋一针一针缝了起来,可在付钱的时候那个妇女发现钱包不知啥时丢了,急得两眼红茫茫的。一问,才知道那妇女家离县城六十多里路,不但修鞋的钱付不出,就连回家的路费也没有了。看着她着急的样子,男主人从内衣口袋摸出四张五元钞票递过去说:“大妹子,够买车票不?以后出门当心点。”那女人难为情地说:“大哥,这怎么能行?修鞋不收钱,哪能再要你的钱?”男主人爽朗地笑着说:“人出门在外,谁都会有个难处,遇上了就帮个小忙,别再推辞了。” 那女人收下钱激动地说:“您们真是个好人,下次进城一定把钱还给你。”夫妻俩相视一笑说:“你快赶路吧!”

刹那间,无限感慨涌上心头。在繁忙而嘈杂的生活洪流之中,谁又会注意这对夫妻呢?但在他们身上闪现着助人之美,他们卑微而不失自尊,艰辛而不失温暖、穷困而不失善良……

女人说:“人呀,要多做善事去感恩,我们干手工活,出点力没有啥,只要看到人们对我们的活儿满意就知足了”。

多么纯朴而实在的话语,修鞋的功夫,人们学一阵子就掌握了,而做人的艺术,却是一辈子都学不完啊!

二十年里,这对夫妻不知修过多少双鞋子,一针一线,一锤一挑,都是那么娴熟,如魔术表演。无论男女老少,再破的鞋子在他们的手里都完好如初,再硬的鞋底她都能自如地穿线。客户们拿起修好的鞋子,左摸右看,蹬脚试穿,满意而去。

我心里暗暗地感叹:他们的日子固然艰辛,但在千千万万的农民工中,眼前这对修鞋的夫妻还是幸运的。他们虽然不像其他的农民工,如一只只远行的候,能一年一度返乡离乡,但在异乡他们总算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在自己的怀抱里能看着一双儿女一天天长大成人。

为了生活,无论什么行业,谁不是在一天天奔波劳累?可不同的是,付出与收获有的相当,有的不相当,就如眼前这对整天忙碌修鞋的夫妻。好在他们那么忙,没有时间去想。虽然普通甚至卑微,但憨厚、纯朴的他们,内心深处却装满对生活的无限热爱;因为他们拥着好心态,好心情,忙而充实,忙而快乐,忙而知足,忙而自得,令人尊重,令人起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