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差点错过的那个好姑娘

1
认识夏美是两年前的事了。
在上海待得久了,日子过得烦闷。
我和老季决定去苏州找秦老大玩。我们在高铁上睡了一觉,下车临近傍晚。
六月初,南方的梅雨季节还没开始,太阳毒辣辣的。我们流了满身的汗。
吃饭尚早,又没别的事可干,秦老大决定带我们去泡个澡,男人之间的友谊大多在澡堂,我们消磨了点时间,洗掉了舟车劳顿,直到天黑以后,才出去觅食。

我们吃的是淮扬菜,那家菜馆外面看来非常简陋,里面装修的倒是气派十足。
坐下没多久,秦老大就忙着在手机上跟人聊天,聊着聊着笑了起来,他对我们说:“我有个朋友说要过来找我。”
我问:“男的女的,男的就别让他来了?”
秦老大笑道:“放心好了,是个女的。”

女孩叫夏美,包子脸,长相甜美。
她热情地敬了我们酒,我感觉她挺能喝的。
老季问秦老大:“女朋友吗?”
秦老大摇摇头说:“同事而已,你们给我表现正常点,都把人家吓坏了。”
我看了一眼夏美,她文静秀气,端庄地坐着,有点害羞。
我们继续喝酒。

夏美坐在秦老大身旁,一脸亲切,她摇着秦老大的手臂说:“待会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好不好。”
秦老大说:“先问问我同学。”
我和老季都说好,夏美听到后一脸满足。
一会,夏美又摇着秦老大的手臂说:“上次我推荐给你的那部日剧你看了吗?好看吗?”
秦老大淡淡地说:“还在看。”
这姑娘怎么看都对秦老大有意思。
我和老季只默默喝酒,相视而笑。

不多久,秦老大接了一个电话,表情变得严肃。
我们问:“有事吗?”
秦老大说:“有个客户找我喝酒,已经推脱了好多次,估计这次不去不行。”
我们问:“不陪我们玩了?”
秦老大把他住处的钥匙递给我,说:“我去那边走个场,很快回来,你们结束了自己回我住处,我给你们带宵夜。”
离去之前,他对夏美说了一句:“你帮我招呼下我同学。”

2
夏美注视着秦老大远去的背影,变得有些失落。
我们跟她又喝了几杯酒,这个姑娘再次变得开朗起来,一点都不觉得我们是陌生人,把自己也当成了我们的老同学,她掏出手机跟我们说:“既然都是老同学,跟我互留个联系方式呗!”
酒足饭饱后,夏美说要带我们去逛逛,她说苏州的夜色很美,晚上有很多漂亮姑娘。
我们决定去山塘街溜达,大家都有一些醉意,彼此聊起天来毫不顾忌,老季甚至和夏美勾肩搭背。
我们在河边的石凳坐下,河面有几艘乌篷船驶过,船上的游客对着两岸的小商店在拍照留念。
夏美也拿着手机,她从不同的角度自拍,然后说我们三人合影一个,我们聚在一起,合影了一张。
夏美说她从小生活在西北十八线的小县城,那个地方很少下雨,常年刮风沙,空气是干干燥燥的,不像苏州这儿到处都是水,她说她喜欢这儿。
作为一个江南人,其实我见够了南方水乡的桃红柳绿。苏州这座城市,它小家碧玉,它羞答答的,我喜欢不起来。也许是我没有长时间离开故土,总是羡慕西北的大漠和风沙。
老季见我们聊天从物质层面聊到了精神层面,觉得枯燥至极。这也不能怪他,这家伙平时只对明星八卦以及选秀节目感兴趣。于是他漫不经心地向夏美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喜欢我们老大?”
夏美吃了一惊,极力想要掩饰,突然似乎意识到极力的掩饰就是最好的证明,只好沉默着不说话,但又意识到沉默好像也不行,于是开口说:“你怎么知道。”
这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这无异于自己已经承认了。
老季笑了,我也笑了。
夏美也不好意思地笑了,她承认说:“我确实喜欢他,不过他好像不喜欢我。”

夜风凉飕飕的,尤其是河边,冷风一吹,醉意都散得差不多了。
老季站了起来,说:“别坐着了,这边风大,我们往前面走走。”
离开山塘街以后,我们又向前走了一阵,马路破破烂烂,两旁的店门大都紧闭着,我们换了一条道路,又走回繁华处。
路旁有家游戏室,夏美说她小时候街机打遍小镇无敌手,我们不信,单挑以后果然不是她的对手。
我说:“大学那会,我们经常和秦老大在晚上溜去学校旁边的游戏室打游戏,他从来没有赢过我们,你赢了我们,那就证明你肯定比他厉害。”
夏美撇撇嘴说:“是吗?”
不知不觉间,已经过了午夜,秦老大打来电话,问我们在哪,他说他把钥匙给了我们,自己家门都进不去,还说让我们赶紧回去。
和夏美分别之前,说到明天的行程安排,她跟我们说:“明天我们去西山岛玩好不好,把老秦也叫上,我已经把行程都规划好了,听说那儿的枇杷已经熟了,很好吃。”

3
遗憾的是,第二天我们没有去成西山岛,那天早上开始下雨,下了整整一天的雨。雨太大了,根本不适合出去游玩。天气预报说,雨季将要来临,未来连续三四天将会有大暴雨。
这也是我和老季的苏州之行有些遗憾的原因。
于是,那一天,我和老季窝在秦老大的住处看了一上午电视剧,电视剧里都演了一些丈夫出轨,小三上位这些愚蠢桥段,不久,我们就把电视关了。
下午,夏美过来找我们玩,她说自己一个人待着着实无聊,为此,她还特地带了两副扑克牌过来。
老季主动把桌上的东西整理了一下,秦老大给我们泡了茶。
我们坐下打牌。
不过,夏美是个笨蛋,她几乎不会打牌,老是乱打一通,她当了地主,我们很开心,她不当地主,我们提早做好了输钱的准备。
事后,我向她抱怨:“你牌技这么烂,找我们打什么牌!”
她说:“老秦这人,平时的娱乐就是一个人默默打游戏,不怎么会招呼别人,你们难得来一次苏州,我怕你们被他怠慢了。”
我笑了:“他的脾气跟喜好我们还不清楚吗,我们要在乎这些,早就不跟他做兄弟了。”
这天以后,我跟夏美的友谊更近了一步,可是她跟秦老大的关系依旧若即若离没有进展。

本来秦老大晚上还要留我们吃饭,但我和老季急于赶回上海,谢过了他,并向秦老大和夏美承诺,只要他们来了上海,我们一定好好招待。
离别之时,我抛了一枚硬币,用手盖住,悄悄对夏美说:“猜一下,如果你猜中了,我和老季帮你搞定秦老大,让你得偿所愿。”
她猜中了。

回去以后,我在微信上建了一个群,群名叫做“帮夏美睡服秦老大”,里面只有我、老季、夏美三个人。
夏美说不喜欢这个名字,太骚气,要我改改。我把它改成“寂寞少女求蹂躏”,夏美疯狂地在群里刷屏,我手机都卡死机了。我只好又改成“帮夏美脱单”。
凭借我们和秦老大同窗多年的经验,我和老季分析出对方喜欢的女孩子的几个特点,第一胸大,第二腿长,第三,漂亮,如果形象地来说明的话,就是柳岩的胸,林志玲的腿,刘亦菲的颜。
我们对夏美评价说:“这些你都不达标,总得来说你是不合格的,但是四舍五入的话,我们也能将就,不过你要先学会打扮自己。”
夏美不客气地说:“这是你们的性幻想对象吧,不要把老秦跟你们两个混蛋相提并论,老秦他可正儿八经多了。”
我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回复道:“不施粉黛,那是先天条件出色,这样的女孩子毕竟有限,就算有,她也看不上秦老大,像你这样先天条件不足的,只能后天去弥补,跟秦老大凑一凑,其实也蛮合适。”
夏美骂道:“你们是拐着弯骂我呢!”

夏美还是考虑了下我们的建议,她精心把自己打扮了一番,拍了照扔在群里问我们怎么样,我们都说漂亮。
不久之后,她在群里跟我们吐槽:“老秦是不是经历了失恋,现在的性取向变了,老娘把自己打扮的就像个外围女,他都不敢认真看我一眼。”
我们说:“不敢就证明他心里有鬼,他对你一定有企图。”
随后,老季又补充了一句:“下次,你就脱光了躺在他床上,看他是不是还坐怀不乱。”

这个群从一开始就是以玩乐的心态创建的,我们对夏美的情感生活操心也只是生活的乏味和无惊喜促成的,这样的玩乐过了一段时间也会变腻。此后我们很少去追问夏美跟秦老大的关系成功与否,不过还是偶尔会聊一些生活中的琐事,跟普通朋友无异。
再往后的事情我们也就不知道了。

4
我们得知夏美被秦老大拒绝是一个月以后的事情。
那一天,夏美来上海出差,住在离我们不算远的一家酒店。
梅雨季节刚刚过去,高温再度降临,洒水车刚在马路上撒下水就蒸发不见,我们就像缺水的幼苗变得干瘪瘪的,浑身无力。
我们请夏美吃烤肉,特意挑在了晚上。
见夏美有点不开心,我们把烤熟的肉都往她盘子里夹,一个劲地劝着她多吃点,吃多了就能忘掉烦恼。
她终于吃撑了,摸着肚子窝在椅子上,却还在一杯一杯地喝着苹果汁,我们感叹她的食量果然大得惊人。
夏美突然跟我们说:“我跟老秦表白了。”
我们吃了一惊,忙问:“他怎么说?他喜欢你吗?”
夏美摇摇头:“他说他不能喜欢我。”
对于这句话,我们完全无法理解,这是什么意思,不过我想我似乎猜到了点眉目。
夏美补充道:“他还说我是个好姑娘,但他就是不能喜欢我。”
老季骂道:“有毛病!”

与其说秦老大不敢接受夏美的感情,不如说他始终对自己的过去耿耿于怀。两个多月以后夏美带给我的消息证明我当时的猜想是正确的。
夏美再次来到上海的那天,我正在家里写稿,老季去了南京,夏美微信上跟我说她来上海工作了。
“真的假的?你别逗我开心!”
“你等一下,我拍照片给你看。”
她拍了一个洗浴中心的照片发给我。
“这就是你工作的地方,你的意思是要我以后多光顾你吗?”
“去你的,这是我酒店对面的标志性建筑,我现在人就在上海。”
见面以后,夏美告诉我,他们公司准备开发上海市场,决定从他们那个部门挑选部分精干员工调来上海,她跟秦老大都在名单之内。
“那秦老大怎么没来?”
“他还有后续工作要交接,所以会晚一点。”
我在附近请她吃了顿饭,点单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出门有些匆忙,蓬头垢面的,胡子都没有刮。
夏美说:“这两天,你跟老季陪我去找房子好不好,酒店不能常住,公司报销的费用毕竟有限。”
我点点头。
夏美又说:“离别前夕,我们部门举行了一次送别会,老秦他喝醉了,他在我家过了一夜。”
我抬起头:“所以你们发生了肉体关系?老大他把你睡了?”
“胡说什么,那天老秦他躺在我家沙发上,喊了一夜小慧的名字,他还流眼泪了呢!”
“真扫兴。”
夏美凑近我问道:“这个小慧是谁?”
“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不值得提了,你放心好了,小慧现在是人妻,我认为你肯定比小慧好。”
夏美坏坏地笑道:“人妻不是更温柔更体贴更刺激,你们男孩子不都喜欢这样的嘛!”
我说:“小慧不一样。”
夏美看了看我又说:“小慧其实是老秦前女友对吧!我问过他,可是关于小慧更多的信息他却只字不提。”
我点点头。
夏美嘀咕道:“都前女友了,还忘不掉,老秦他也真是够痴情的。”
随后,夏美捏着拳头,恨恨地说:“我跟老秦感情之间最大的障碍就是这个人妻小慧,她就是我的绊脚石,我一定要想办法让老秦忘掉她。”

5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老季的日子过得有些忙乱,几乎每天都在陪夏美找房子中度过。
想到秦老大不久之后也会来到上海,便打算把他的住处一起找了,问过他的意思之后,我们租下一套二室一厅的商品房。夏美把主卧留给了秦老大,自己住在那个次卧,次卧也不差,打开窗,外面的视野特别广阔,苏州河在不远处穿流而过,直至汇入黄浦江。

秦老大在那套房子住了没多久就搬出去了,他帮夏美负担了很大一笔房租,还帮她找来一个新室友,是个女的。
我们对这感到惊奇,可是理由他却不说。
后来有一天,我碰到了夏美,她把我不知道的一些事告诉了我。
夏美说:“老秦说我们两人住一起影响不好,为了我的声誉着想,他要搬出去。他现在在公司都有意无意地回避着我,我有那么可怕吗,我又不会吃了他,做不成情人,连朋友都做不成吗?”
我说:“他也太见外了,你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一点都不顾虑你的感受。”
夏美叹了一口气说:“要跟一个人友尽,首先要向他表白,老蔡,你喜欢我吗?”
“我还想跟你做朋友。”
“哈哈!”
夏美深吸了一口气,笃定地说:“我知道他怕我,他越怕我就证明他越在乎我,越喜欢我。”

秦老大喜不喜欢夏美,我们暂时还不知道,不过后来发生的事,或许真让夏美死了心。
事情要从小慧来上海和秦老大见了一面开始说起。
他们两人约在了一家咖啡馆,具体谈了什么我们也不得而知,据说小慧是来上海出差的,秦老大得知以后,主动约了小慧。
小慧已是人妻,两人再无可能,如果真有可能,他们就是垃圾。
可是秦老大他就是个垃圾,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介意小慧有过家庭。后来他也跟我说过,小慧来的那天,他确实希望小慧跟他之间再发生些什么,不过这一切都让夏美打乱了。
他们在上海的那几天,夏美像个电灯泡似地围着秦老大,很多话秦老大没法对小慧说,整个过程中一直闷闷不乐。
送走小慧以后,秦老大终于爆发了,首先他克制着脾气说:“你觉得这样很有劲?”
见夏美不说话,秦老大的脾气再一次上来了,他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人很让人讨厌,能不能有点自尊。”
夏美心里满满的委屈,这个倔强的姑娘也毫不客气地说:“人家都结婚了,你不要缠着人家了好吗,你这样真的很贱,破坏别人家庭的人真让人恶心。”
秦老大愣了愣,只说了一句:“你以后离我远一点,我现在很讨厌看到你。”
夏美伤透了心,她跟我们说她再也不想见到秦老大了。
某一天晚上夏美找我喝酒,眼里含着泪光,把当时的那句话又给我重复了一遍:“老秦说,让我以后离他远一点,他讨厌看到我。”
虽说不久之后,秦老大就这件事向夏美道了歉,夏美虽然接受了,但一直郁闷不已。有时候见到了秦老大,会默默躲避,即使交流也只是短短两句。

6
人生终有离别,有吃不完的火锅,没有不散的宴席。
12月的最后一天,我们在南京路上吃火锅。这一天,南京路上人山人海,都是来外滩跨年的。
夏美突然跟我们说她要回西北去了。
我提醒了一句:“记得给我们带你们那儿的美食回来,不要忘了我们这些吃货。”
“我不会再回上海了。”
“什么?”
她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我说我不会再回上海了,我爸在老家帮我找了一份工作,待遇和福利都不错,我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回去,我毕竟已经25岁了,没有什么理由继续在外面漂着。”
秦老大说:“是吗?”
大家都沉默了好一阵,老季在一旁默默喝酒,秦老大在锅里捞啊捞啊,想捞出些吃的,可是锅里什么都不剩了,他放下筷子喊了一声服务员,说加菜。
我觉得气氛有点不对,踢了老季一脚。我们两人端起酒杯对夏美说:“我们尊重你的决定,希望你以后的日子过得开心。”
秦老大愣了一下,也端起酒杯祝福夏美。

那天晚上,我们去外滩跨年,人太多了,我们好不容易挤进去,黄浦江的风吹得特别冷。
对岸的烟花和灯光璀璨得迷人眼。
夏美看着黄浦江上空的烟花问我们:“你们说我以后会过得幸福吗?”
我跟老季对她说:“当然会啦!”
夏美看了一眼旁边的秦老大,淡淡地说:“我觉得不会。”

7
夏美离去的那天,我们在火车站给她送行,秦老大递给她一个沉甸甸的购物袋,他说:“知道你爱吃,这些零食都给你火车上吃,我想等你到家了,这些零食估计也吃完了。”
夏美没理他,她跟我们挥挥手:“有空记得来西北看我。”
火车开走了,站台上静悄悄的,我们来到外面马路上,经过天桥,依然能看到那列驶出不久的火车,它在远方逐渐变小,模糊,然后消失不见。
我无意中刷了一下朋友圈,看到夏美发的一条动态,我想这条动态应该没有屏蔽掉任何一个人,这明显就是发给秦老大看的。
夏美说:人们常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在苏州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那座城市给我留下很多美好的回忆,如果再待得久一点,我想我会爱上那座柔情似水的城市。离开苏州以后,我又在上海生活过一段极短暂的日子,这座城市灯红酒绿,有夜色迷离之中的摩天楼,还有一条跟苏州同名的河,我还在这儿认识了几个很好很好的朋友,可是我是西北姑娘,我还没来得及好好观赏就要走了。其实,我舍不得,我舍不得这两座城市中的任何一座,这儿有我喜欢的人儿,还有我喜欢的朋友,可是我最喜欢的那个人儿却不喜欢我,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都喜欢他两年了!

8
夏美走了以后,我们的生活和往常相比没有太多改变,整个生活重心被工作充满着,加上一些平时生活中的无聊琐事,总而言之,我们和生活在上海的普通人一样,被焦虑以及机遇环绕。
我们也会像平常那样出去喝酒,只是很少再如以前肆无忌惮,我和老季时常会想念夏美。夏美告诉我自她走了以后,秦老大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她。
想起以前夏美对秦老大的痴心,我为她感到不值。
有一次,我、老季、秦老大三人聚在一起,我们聊起夏美。
秦老大说:“她走了挺好的,她不适合这儿,她离开以后,肯定会过得更好。”
我和老季没说话。
老季对秦老大说:“我们找个时间去西北找夏美好不好?”
秦老大没说话。
我对秦老大说:“你知道夏美过得怎么样吗?”
秦老大看了看我,似乎在等我的下文。
我说:“她说她过得不开心。”

夏美过得不开心是真的。
夏美离开的这一年,偶尔会打电话跟我聊天,她说她还是会想起跟秦老大在苏州度过的日子,那时候他们的关系还没有以后那么复杂,饿了,一个电话就能叫出对方去吃烧烤;周末也会一起去周围的景点转转。
回到老家以后,她发现自己已经跟这座小城市脱节了,身边没什么聊得来的朋友,他们大多已经结婚生子,作为一个大龄未婚女青年,公司的老男人都在打她的主意。
虽然这儿是自己从小生活到大的地方,周围是熟悉的风景,熟悉的饮食,可是还是会感到寂寞。

9
又是一年春天,天气还没转暖,我依旧开着空调。
某一个晴朗的中午,夏美打我电话说她又来上海了。
我说:“你不要骗我了,你每次都这样说。”
夏美郑重地说:“这一次是真的。”
我意识到这个倔强的姑娘或许什么都干得出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果然在火车站见到了她。

夏美行李比较多,我决定先把东西放我家,然后再帮她找住处。
夏美在沙发上坐下,我给她倒了一杯水。
小雪跳到了她腿上。
夏美吓了一跳,问我:“你什么时候开始养猫了?”
“这是一个女同事寄放我这的,她最近遇到了点麻烦,没什么闲心照顾它。”
“叫什么名字?”
“莉莉。”
夏美抱着猫说:“莉莉,莉莉。”
我见她叫错了,解释了一下:“它不叫莉莉,它叫小雪,它是只母猫,莉莉是我女同事的名字。”
“小雪,小雪,你长得真漂亮,我们一起做个伴好不好。”

她逗小雪玩了一会,说她有点困了,于是去我房里睡了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了。
见我在看电视,她说:“我饿了,我们晚上吃火锅怎么样?”
“行,我带你去一家不错的店。”
“别出去了,我们自己煮吧,这样有情调。”
“也行,那我把老季,秦老大都叫来。”
我刚想打电话,她忙叫住我:“别叫老秦,我不想告诉他我回来了。”
我说:“为什么?”
随后想了想,跟她说:“我懂了,那不叫他。”

10
晚上,我和老季为夏美接风洗尘,买了一些酒,大家大口喝着。
夏美说:“跟你们两个混蛋在一起喝酒吃肉真开心。”
我们笑了笑,随后问她有什么打算。
“找工作。”
“然后呢?”
“成为一个女强人,去撩小鲜肉。”
不多久,门铃响了,老季跑到门边,在猫眼内看了看,说:“是秦老大。”
老季准备开门,夏美立马制止:“等等,他怎么来了,不是说好不告诉他的吗?”
我忽然想起前阵子的事,一拍脑袋说:“差点忘记了,前阵子他搬家,把一部分东西寄放在了我这边,今天估计是来拿的。”
门铃按得更响了。
夏美焦急地问我:“那我怎么办,他万一看见我怎么办?”
“这个很严重吗?”
“当然严重啦,我暂时还不想见到他。”
“没事,我们别理他,他敲了一会,见没人开门,自然会走的。”
不想老季这时打开了门,夏美急中生智躲在了桌底下。

秦老大果然是来拿东西的。
“在吃火锅啊!”
我们点点头。
“怎么有三个碗?”
“知道你会来,这个碗是留给你的。”
“可是这摆明了是用过的。”
我急忙跑去厨房说:“别介意,我给你再拿个碗就是了。”

秦老大喝了几杯酒,我们都有些心不在焉,今天的客人还躲在桌底下呢!都怪我非要留他下来。
秦老大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一幅画,说:“这幅画当初是夏美送给我的,不过我不想跟她暧昧不清,所以就没收下,现在想想她当时的样子确实挺伤心的。”
我看了桌底下的夏美一眼,她的表情有些焦急,对我们不停地使眼色让我们赶紧把秦老大支走。
秦老大突然问我们:“你们有夏美的消息吗?”
我们摇摇头。
“我给她发信息打电话,发现她已经把我拉黑了。”
我们有些意外,但一想这也合情合理。
“其实我挺想她的。”
我跟老季悄悄商量着怎么把秦老大支走。
秦老大说:“在我失去小慧以后,我发现我的生活已经完了,我不想再去谈恋爱,我不想再跟别的姑娘暧昧不清。夏美是个好姑娘,我不想伤害她,她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做了很多蠢事,后来我终于把她赶走了,其实我是为了她好。”
听到这儿夏美很生气,我们都很生气。
秦老大喝了一口酒,又说:“可是生活已经悄悄改变,我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喜欢上她了。”
“啊?”
我和老季吃了一惊,桌底下的夏美也吃了一惊。
我们随即恢复镇定,淡然说:“如果夏美能够听到这话那有多好。”
秦老大苦笑了一下。
桌底下的夏美对我使了个眼神,我随即做出个OK的手势,表示明白。
我对秦老大说:“如果夏美再次回到上海,你敢把你刚才说的话再对她说一遍吗?”
秦老大说:“如果她回来的话,我不会再赶她走了,我会尽力去补偿她,很多话我想当面跟她说清楚。”
我和老季笑了一下,说:“老大,我们给你变一个魔术好不好?”
秦老大迷惑地看着我们。
“一二三……”
我们数到三的时候,夏美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秦老大吓得倒在地上。
“怎么,这么怕我?”
秦老大一脸惊魂未定的表情,愣了一愣才从地上爬起来。
夏美眼里含着泪说:“我腿都要蹲麻了。”
秦老大看着我和老季苦笑了一下说:“你们两个外坑让我往里跳。”
我们双手一摊,做了个很欠揍的表情。
夏美抓着秦老大的胳膊说:“还要赶我走吗?”
秦老大说:“再也不会了。”
“以后我送你的礼物还要退还给我吗?”
“你就是我最好的礼物。”

发表评论